首页 ☉  时事  ☉ 天津通过首部省级知识产权保护综合性地方法规 相关法律体系未来

天津通过首部省级知识产权保护综合性地方法规 相关法律体系未来

2019-11-07 18:57:49

每部经文的作者:李克玉。每部经文的编辑:陈旭

过去,分散在《专利保护条例》和《版权保护条例》等各种专门法律中的地方知识产权法律保护制度,很快将迎来“n = 1”和建立全面知识产权法的机遇。

9月26日至27日,天津市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召开。据《天津日报》报道,会议投票通过了《天津市知识产权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这也是中国第一部省级知识产权保护综合地方性法规。

在此之前,中国一些城市颁布了全面的知识产权保护地方性法规。例如,深圳市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投票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知识产权保护条例》,该条例将于2019年3月1日正式实施。早在2015年,《武汉市促进和保护知识产权条例》就获得通过和实施。

资料来源:新华社

多年来,中国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在国家和地方两级基本上采取了单一的立法方式。例如,在国家一级,专利法、商标法、版权法和其他法律被用来界定和规范与专利、商标、版权和其他权利有关的权利。

在地方一级,知识产权保护立法往往采取制定单独法律法规的方式。例如,天津通过了全面的地方知识产权保护法律法规,有单独的法律法规,如《天津市专利促进和保护条例》和《天津市专利奖励办法》。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样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能够适应时代的需要,使我国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世界知识产权强国。然而,在新形势下,由独立法律组成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并开始出现一些不适合现实环境的情况。为此,一些专业人士以各种方式呼吁中国知识产权立法应积极考虑向全面立法发展。

在2017年NPC和CPPCC会议期间,CPPCC成员谢商华曾提议适时制定统一的知识产权法。她说,目前只有10多部关于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法律法规,如商标法、专利法、版权法等。,并且条款之间没有完全协调。例如,商标侵权的法律赔偿远远高于专利侵权,导致权利失衡。在此基础上,制定统一的知识产权法应尽快提上日程。

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CPPCC委员赵文还表示,中国现行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以《民法通则》第123条为基础,主要由版权法、专利法、商标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组成。由于单独立法和其他原因,上述法律法规没有系统化和一体化,缺乏科学完整的内部逻辑结构,甚至存在不一致之处。

因此,她建议加快知识产权法的系统化进程,全面梳理与知识产权保护有关的法律法规,细化知识产权法的一般规则,消除法律法规之间的不一致甚至冲突,全面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水平。

在全面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呼声日益高涨的背景下,近年来,一些地方开始尝试先制定全面的知识产权保护法律法规。

今年3月1日,《深圳经济特区知识产权保护条例》生效。此前,该条例已于2018年12月27日由深圳市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正式表决通过。

本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知识产权,是指权利人依法对下列对象享有的专有权利: (一)作品;(二)发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3)商标;(4)地理标志;(五)商业秘密;(6)集成电路布局设计;(7)植物新品种;(八)法律规定的其他对象”。换句话说,我国承认的各种知识产权已经纳入本条例的保护范围。

我国现行《商标法实施条例》没有具体规定商标侵权非法交易金额的计算方法。根据《深圳经济特区知识产权保护条例》第22、23和24条的规定,深圳今后将对侵犯商标、专利和其他类型知识产权的行为采用统一、明确的计算标准。这也实现了对各种知识产权的“平等待遇”保护,扫除了法律中的“盲点”。

关于天津此次通过的《天津知识产权保护条例》,太平洋世纪北京知识产权反垄断法律事务部主任王军林对《国家商报》记者表示,商标、专利、版权等各类知识产权之间并不存在隔离。在实施知识产权强国战略的背景下,有关知识产权的法律法规需要整合在一个“篮子”中考虑。因此,在知识产权保护立法中,必须从全局出发,兼顾各方面的需要。

资料来源:新华社

在促进地方一级知识产权综合立法的同时,在国家一级颁布知识产权基本法的计划也在稳步实施。

在今年年初举行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十九次双周协商论坛上,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沈长宇表示,知识产权基本法律制度的建设关系到知识产权的整体发展。目前,知识产权局正与有关部门一道,从中国实际出发,积极借鉴国际立法经验,研究和推动知识产权基本法的制定,以适应现实和未来发展的需要,更好地支持创新发展和对外开放。

然而,在今年6月举行的中国法学会知识产权法研究会2019年年会上,国家知识产权局法律部主任宋建华也表示,知识产权基本法的研究和制定符合中国知识产权制度发展的理性要求,是在民法典编纂背景下解决现行单行法立法模式缺陷的现实需要。

“中国制定了相对完整的知识产权法,制定并实施了一系列有效的政策措施。同时,国外立法和国际条约也为中国提供了可供借鉴的立法经验。各界就知识产权基本法的制定达成共识,为我国知识产权基本法的制定提供了可行的基础。”宋建华说。

国家商业日报


加拿大28 浙江11选5 甘肃11选5投注 网络彩票平台 秒速飞艇投注平台